慕华浓

不过虫子而已

【雷安】少年,少年(1)

一、

少年高高跃起,向着未知的未来。


二、

“今天的安少爷也是一样可爱呀。”

安迷修将嘴角上翘45度,对于只有7岁的孩子来说,这个动作他已经做得非常熟练。熟练到可以随时随地保持着这样的表情。虽然并不理解这个表情的感觉和意义,但是大人们都喜欢这样的他,所以安迷修也就把这个习惯保持了下来。

无论对于谁,他都会小脑袋一仰,露出45的微笑,并保持45秒以上。礼貌有嘉。

“真像一个小骑士呢。”大人们经常这样夸他。

骑士是什么呢?7岁的安迷修并不是很明白,大概是骑在家里的小马上吧?

安迷修非常喜欢马,从他知道马是什么开始,就非常喜欢。所以父母给他买了很多的小马,红色的,黑色...

2018-03-13

【一年生/狮暖/哨向】光(5)

冰川崩塌的声音。冷冽的风刮过皮肤,刀削般痛。

努力忍着,一步一步往前走,孤独,寒冷,看不到尽头。

冰川的尽头是什么?抬头,看不到,漫天风雪,只有一个人。一步步往前走。

没有尽头。

呼地醒来,彻骨的寒冷,头上却一层薄汗,Kongphop长出一口气,伤口还是有点痛,还好已无大碍。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惨白一片,竟与梦中的场景无二致,困意全无,明明春暖花开的季节,却冷得要命。

想见他。好想见他。

一个起身,随手抓了件衣服,悄悄溜出屋去。

哨兵和向导不在一个塔里。那个人在向导塔的最顶层,特别加护病房。24小时有人看护观察。现在是凌晨两点半,看护的人应该睡觉去了,其他的吗。。。这个世界上能够拦...

2017-04-04

自私的是我们啊。。。

然而王慧侦又做错了什么,自私的其实是我们啊。。。。。。


看着那些埋怨他、甚至说要出坑的人,你真的爱他吗?你真的爱那两个人吗?你爱的,其实是你自己吧。。。


你还记得你萌的上一对CP吗?你还记得你曾信誓旦旦地为他们说过的话吗?那些你以为永远不会变的诺言和坚守,有多少兑现?谁都不比谁多情,其实都是无情的人呐。


可是,你曾感谢过他吗?那些他曾给你带来的快乐,那些曾经让你相信这世上还有美好的东西,可以守护,可以寄托,可以在你心灰意冷的时候感到一点点温暖。我们所能给他的爱,不过是锦上添花,我们护不了他一世周全,却又怎能忍心给他轻描淡写的冷言冷语和尖利刻...

2017-04-02

【一年生/狮暖/真人】狮巨巨说要出狮暖本

【这篇文取材于我写的另一个CP的文,那篇文至今仍是个万年大坑。。这算不算是另一种填坑方式呢。。呵呵。。】

1

Singto最近忙得有点不正常。

通告一结束就以家里有事为由消失不见,翘掉了他所能翘掉的所有演艺训练,并且拒绝了New去酒吧High一High的几次邀约。最重要的是,他居然不再像以前一样,一有时间就黏在Krist身边两眼放光了。

奶妈鼻孔一瞪,觉得此事必有蹊跷。

爸比眯起眼睛,狗粮突然少了还真不习惯。

然后,Krist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“哥,这周六一起去逛街?我想在下月中国见面会前选件酷一点的衣服。”Krist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柔和地看着Singto,目光...

2017-03-29

【一年生/狮暖/哨向】光(4)

【真·暖暖出场瞩目!!!】

心疼墙。

这可是百年的老庄园……哎,又倒了一片。

问题是,两个S级哨兵大打出手时,其他人只能当吃瓜群众。

 

Not的速度虽不及那个面具人,但是力量明显更占上风,挡在Kongphop面前,似一堵威严的墙,没有半点退让。

像在守护着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意识到这一点的Kongphop莫名地心烦。不让我带走他是吗……绝无可能!

轰!对面的墙又倒了一片。

 

金色的狮子,黑色的猎豹,彼此匍匐着,互相发出威胁的吼声,随时准备向对方扑去。

“停下!”

Kongphop猛地停住了手——又是那个声音!

对面的Not也同时收手...

2017-03-26

买你青春年少

花小两千买了一套同人。这个价格于现在的我而言,仍是小贵。
也不是没有不舍得,只是看到那扉页上的两人,鼻子就控制不住地酸涩,再不会对一个CP有这样浓稠的感情了,就像再也回不去的青葱岁月,钱能买到的,终究只是一点安慰。
喜欢过很多,也写过其中的几个,独独对这两个人,从未敢动笔。
最爱的,果然是最小心。
现世艰难,想到他们,便觉得还有一点美好,感觉到自己老去也是可以接受的,毕竟那两个人代替着你,一直活在年少。

2017-03-20

【一年生/狮暖/哨向】光(3)

Fluke 今天吃错药了。

脑袋转来转去,不停地踱着步,嘴里发出“啾啾”的奇怪声音,时不时还跳两步探戈——不不不,这不是他平时高冷的Fluke , Ward觉得他见到的是只假Fluke 。

“嗨Ward,它是不是发情了?”善良的Tiw一直认为,即使是精神体也有发情的权利。

Ward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,“你的种马会发情,我的猎鹰只是没休息好——嘿Fluke !”

“没休息好”的猎鹰抖擞着翅膀,径直朝上飞去,一个漂亮的俯冲,落在另一鸟旁边,然后跳起了新一轮的探戈。以更热情地姿势。

打脸。

Ward的面瘫有点绷不住了,他觉得有必要找自家猎鹰做做思想工作。

 

然而...

2017-03-19

【一年生/狮暖/哨向】光(2)

“Kongphop,哨兵0062,请求再次执行S级特遣任务!”

身后的M瞪大了眼睛,旁边的Tiw一脸懵逼,Ward倒还是那张面瘫脸,就是肩上炸了毛的猎鹰出卖了他。

“哦?”Paiboon校长尾音上翘,脸埋在阴影里,看不出表情。

“上次执行任务,我们过于轻心大意,回来后,我仔细回想了整个过程,发现了很多疑点。因此,我请求再次执行任务。”

“你怎么敢保证这次不会还是空手而归?”校长的脸从阴影中移了出来, Kongphop与他对视,少年的眼中志在必得,“有时候,要逮到一个猎物,不一定非得正面下手。”


倾麦。

地星北部的玫瑰之城。每到三四月份,漫山遍野的花便...

2017-03-12

【一年生/狮暖/哨向】光(1)

“根本就没有什么超级向导。”M的眉头皱成了个包子,“这次算是空手而归了”。

“我早就说过,去也没用,”Ward身子一仰,陷到了椅子里,两个手指烦躁地敲着椅子沿,“超级向导不过是塔里编出来唬我们的东西。”他的猎鹰斜睨了主人一眼,慵懒地梳理起了黑色羽毛。

“可是,这次情报也错得太离谱了,不要说超级向导,连个普通向导的影儿也没看到啊。” Tiw将目光转向Kongphop。后者依然沉默不语。

 

不对。

有什么不对劲。

从这次任务回来的一路上,Kongphop就一直不说话,虽然平时Kongphop的话也不多,但这次Tiw还是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。

哎,S级哨兵的世界果然不懂。Tiw...

2017-03-05

© 慕华浓 | Powered by LOFTER